当前位置:首页 > 房产频道 > 房产动态 > 房产资讯 > 正文
学者:东北经济困难根本问题是体制问题
时间:2016-08-22 09:50:39    来源:    浏览次数:    房产首页    我来说两句()

  原标题:东北四城市长:攥紧“东北拳头” 共同应对挑战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林 吕博雄 王培莲来源:中国青年报(2016年08月22日03版)

  “今天早上我打开手机,微信朋友圈第一条就是一条关于东北的负面信息——《脑袋让驴踢了才到东北来投资》。”8月20日下午,国家发改委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司副司长杨荫凯在太阳岛论坛暨东北振兴论坛将要闭幕时提到,“东北问题”已经成为全国关注的战略性问题。

  东北经济发展面临怎样的形势?“东北现象”的病症在哪里?东北地区经济该如何寻找新的动力和活力?针对这些问题,8月19日至20日,由哈尔滨市政府、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联合主办的太阳岛论坛暨东北振兴论坛在哈尔滨举行。

  本次论坛主题为“激发内生动力,闯出振兴新路”,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4个城市的市领导晒出成绩和问题,政商学界代表为破解东北经济难题建言献策。

   “东北四城”晒问题

  哈尔滨、沈阳、长春、大连是东北地区十分重要的4个城市,其经济总量占据东三省一半以上。在外界对于“东北现象”的关注和讨论中,这4个城市也常常被作为样本来讨论。论坛上,4个城市的市领导呼吁东北四城之间协同发展,攥紧“东北拳头”,共同应对经济压力带来的挑战。

  “当前,中国东北经济面临着增速换挡、动力转换的阵痛时期,这一时期为东北三省的主要城市带来了很大压力。”哈尔滨市市长宋希斌坦言,当前哈尔滨和其他东北城市一样,都面临着经济减速断挡,新旧动能转换带来的较大压力,产业结构不优,受计划经济体制机制惯性影响,市场化进程迟缓,创业创新能力不足,公共服务和民生保障能力水平不高,发展环境有待改善等矛盾和问题。

  沈阳市市长潘利国则表示,当前沈阳市正在进行“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改革,“在一些重点领域先行先试,部分改革取得了阶段性结果”。他认为,以东北四市为代表的东北城市群,应当充分借鉴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协同发展经验。“下同一盘棋,共唱一台戏,助推老工业基地再创辉煌”。

  对于外界对东北民营经济发展的担心,大连市常务副市长曹爱华提出,振兴东北经济与民营企业的发展态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东北城市要认真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与企业之间,要做到不失位也不越位”。目前,大连的民营企业创新创业已经到了“4.0”阶段,要建设出一个创业的生态圈。“大连的民营经济数量很大,仅今年上半年注册的小微企业就有17900多家,平均每天新生100家企业”。

  长春市常务副市长张晶莹则更直接地抛出了一些经济增长的指标:上半年长春的GDP、财政收入、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7%、6.3%和7.2%,工业用电量、土地出让量和存贷款余额分别增长了5.6%、31%和15%。“整体看,长春的经济是稳中有进的。”她也表示,客观而言,东北仍然处在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我们和其他城市一样,面临着体制机制不活、创新机制不活、转型发展缓慢、人才流失的共性问题”。

   东北未来难以“齐步走”

  虽然“东北问题”在许多城市是共性问题,但具体到各地,所面临的挑战又不一样。

  在杨荫凯看来,东北振兴发展面临新的挑战,经济增速比较低,困难比较大,整体处于触底回升之中。而且总体来看,东北城市大多以资源型为主,产业结构比较单一,经济发展的下行压力比较大。

  杨荫凯认为,目前东北有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出现了明显的分化。从省级层面看,吉林的发展速度跟全国持平;黑龙江发展速度虽然低于全国,但是差距在不断缩小;辽宁的问题比较突出,压力比较大,上半年辽宁工业增加值增速为负,所以目前辽宁的形势比较严峻。

  此外,他还提到,东北三省也存在新旧产业替换程度上的差距。从上半年的数据来看,吉林的总体态势要明显好于辽宁和黑龙江。他判断,东北未来难以按照“齐步走”的方式前进,很可能是“雁阵式”的发展。

  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曾实际调查过“东北问题”,在他看来,从发展看东北,东北是短板;从开放看东北,东北是前沿。

  “东北经济困难,不是靠上多少基建项目或者说资金扶持就能从根本上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体制问题,而体制的症结是国企问题,东北改革应瞄准国企‘攻坚’。”常修泽说。

   怎样闯出振兴新路

  东北该怎样闯出一条振兴的新路?创新、体制改革、对外开放等成为此次论坛的高频词。

  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表示,东北的发展要把坚持创新作为永恒的主题,并且实现三个转变:从制造向创造的转变,从速度向质量的转变,从产品向品牌的转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指出,针对东北振兴议题,可以提出颇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如国企体制、政府行为以及人的观念等。但仅解决其中几个问题,作用不大,应考虑整体环境问题——包括“显性体制”和“隐性体制”。刘世锦补充道,东北要振兴需要反思以往思路的成败对错,未来应在制度创新上做文章,在一定范围内“换环境”,先换小环境再调整大环境。

  他建议,东北可以考虑由经济发展和市场经济体制建设水平较高的广东、浙江、江苏三省与东北三省分别对口合作,开办特殊合作区,面积可以相当于一个地级市的范围,主要沿用东南三省已有的政策、规则,形成合理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机制。

  在完善体制机制上出实招,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分析,开放度低、开放进程滞后是东北振兴需要突破的“短板”之一,因此要加快融入“一带一路”战略,以中俄蒙经济走廊建设为抓手,以推进基础设施投资合作和互联互通为依托,重点发展生产性服务贸易和服务业市场开放

  他说,当下东北振兴有三个方面很重要:需要一批成功的企业家;需要一个创新的理念;需要营造一个好的发展环境来解决当下所面临的严峻挑战。

  本报哈尔滨8月21日电

关键字: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 最新楼盘
房产视频
网上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