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首页      国际   国内   社会   军事      北京   视频   图片   评论      体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家居      旅游   时尚   婚嫁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正文
白血病人被骗千万 涉事:只负责仍住院者
时间:2017-12-05 18:32:15    来源:    浏览次数:    新闻首页    我来说两句()

 燕郊燕达陆道培医院中百余名白血病患者为了能够解决高额的医疗费用负担,曾通过名为“北京同梦基金会”进行“配捐”,投入合计超千万元。但该基金会秘书长刘建却在11月底突然失联,这些白血病患者的“救命钱”血本无归。燕达陆道培医院随后发表声明称,未与该基金会有过合作。

  这些“救命钱”有的是东拼西凑借来的,有的是卖房卖地找来的,当这些患者和家属发现刘建失联的时候,大多手足无措,只好选择报警。目前,根据各方协商后的解决方案,如果继续在燕达陆道培医院治疗,医院会将这部分钱作为治疗费用打到患者账户中,如果患者转院、或者不再接受治疗,那么医院不管这部分患者的损失,需要患者报案解决。

  对于那些仍在医院治疗的患者来说,他们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而那些已经不在该医院治疗的家庭,他们面对的只能是漫长的侦办和诉讼之路。

  留院治疗患者医院负担本金 治病亏空只能走着看

 

  如果没有这个疾病,1996年出生的刘颖此时正在上大学。据刘颖的妈妈介绍,2015年5月19日,刘颖跟妈妈说自己牙龈增厚、并且变成了紫色,想着高考后再去牙科看病,后来,刘颖不断感冒、发烧、流鼻涕,牙龈问题也更严重,刘颖坚持不下去,看了牙医,牙医警惕地告诉她,赶快去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一拿到检查报告就傻眼了”,刘颖妈妈说,血常规明显和正常人不一样,就这样刘颖被确诊为白血病。

  刘颖家住安徽,为了治病,2015年5月份全家人到了上海瑞金医院,“第一次化疗就花了将近23万”,经历了一年的治疗之后,刘颖的病情控制住了。刘颖妈妈说,“这次又复发了,而且是全面复发”,据刘颖妈妈讲述,7个月后,刘颖的检查结果是“有83%的坏细胞”,医生告诉她这次复发是基因突变,需要做移植手术。

  “我们第一次治病总共花了有80多万,能借钱的地方都借遍了,你给人家跪下,都没人愿意借钱了”,刘颖父母商量把自家正在还贷款的房子卖掉,给刘颖治病。“房子卖了90万不到,每天看病的花销非常大”,现在只剩下40几万。

  刘颖仅仅经历了化疗、抗感染等治疗,还没有做骨髓移植手术,更多的开销还在骨髓移植手术之后。为了给女儿未来的治疗做好准备,刘颖的妈妈在医生处了解到,有个叫刘建的“慈善家”或许可以帮忙解决这样的难题。

  据刘颖母亲介绍,在和病友聊天过程中,听说过去在刘建处做“配捐”的患者都能拿到钱,看上病,“我还看到了刘建跟医生、护士长他们的合影,想着他们都是朋友,就更相信了”。刘颖妈妈选择的是9配6,也就是交给刘建9万元,两个月后,刘建开始给患者刘颖的账户上返钱,最终返还本金9万加6万,共15万元。

  据患者家属介绍,一直以来刘建都拖延给患者打钱,11月29日下午开始,患者们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均无法联系到刘建,“没有一次痛快把钱打过来,总要往后拖,说财务那边会给我们的,再等几天”。有时候治疗的花销要达到一天一万多元,看病时间耽搁不得,“联系不到刘建之后,有的家属着急就直接找到刘建家了,还是没找着人”,刘颖妈妈说。

  事发后,刘颖妈妈也无法联系到刘建,燕达陆道培医院仍在负责患者的治疗。多名患者证实,“医院的意思是,因为我们仍在医院里治疗,所以在刘建那投了多少钱,医院来给我们补偿,这部分钱我们不会损失”。

  据多名患者家属介绍,在刘建处进行“配捐”的患者,如果继续在燕达陆道培医院治疗,医院会将这部分钱作为治疗费用打到患者账户中,如果患者转院、或者不再接受治疗,那么医院不管这部分患者的损失,需要患者报案解决问题。

  家属们称,这个结果可以接受,不过治病所需要的钱,远非“配捐”本金可比,剩下的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病重放弃治疗本钱难拿回 命救不回救命钱也不见了

  相比那些还留在医院治疗,能够拿回“配捐”本金的患者来说,周平家面临的问题更加严峻,而且颇有讽刺意味。

  由于弟弟周亮患病严重,他们在前不久出院,放弃治疗,周平在向刘建要钱的过程中才发现刘建失联,他成为第一个发现刘建消失的患者家属,但是由于已经出院,他们的“配捐”款,只能通过法律途径来拿回。

  周平家住江苏盐城,原本已经回到家的周平,2017年12月2日再次回到北京。“我11月29日上午还和刘建联系,问他什么时候把钱返还给我,他当时说下午就打到账户上,结果下午我再联系他,就完全找不到人了”,周平告诉记者。

  周平算是第一个发现刘建消失的患者家属,29号下午刘建迟迟不回微信,周平立刻给当时咨询的杨医生发了信息。“说今天打给我们本金,说好了今天到账,没到。我发信息也没回”,杨大夫回复称今天说给好多人打钱,但现在都没有到账,“我也不知道啥情况,等一下他回消息再说吧”。

  第二天,周平再次和杨大夫取得联系,听杨大夫说有患者到刘建家里去看过、也请刘建发小去找过他,都没有联系上刘建,在此情况下,周平报了警。12月2日一早,周平再回到北京来,准备讨要“配捐”的那22万元本金。

  生病的是周平的弟弟周亮,今年25岁,周亮此前帮父母打理家里的耕地、农闲时帮父亲卖化肥、农药。

  今年夏天,周亮时常肚子疼,他怀疑是吃了太多小龙虾、烧烤、喝啤酒造成的,便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是肠胃没有问题,但是脾大,“他脾是一般人的八倍,看着都大”,医生建议他到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后来我们去了苏州的医院,血常规一出来家里人就傻了,当时就确诊为白血病”,那天检查后,周亮直接办理了住院治疗,此后8天的住院时间花费4万多,“那次没有做化疗,就是吃药”。

  一段时间后,由于病情加重,今年9月20日,周亮在燕郊燕达陆道培医院办理住院进行治疗,“因为当时我弟弟情况比较严重,全身细胞恶化,坏细胞多,需要进仓治疗”,周平了解到进仓治疗需要交押金25万左右,但家里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9月25日,姐姐周平听其他患者说可以通过“配捐”解决钱的问题。

  “我25号的时候问了杨大夫,这个配捐怎么样?安不安全?”周平告诉记者,“当时杨大夫说这个没问题,挺多患者都会通过配捐来缓解经济压力,杨大夫告诉我40天之后要问刘建要钱”。通过医院的另一个医生,周平加了刘建的微信,沟通询问后,11月26日,周平先后通过微信、支付宝,向刘建转帐14万元。

  周平选择了14配10的“配捐”款,“也就是我转帐给刘建14万,之后他返还到医院看病账户上14万本金,再加10万。”周平想着,弟弟进仓治疗押金25万,通过刘建解决24万,家里只用出一万块就可以了。

  11月份,弟弟周亮的病情恶化,“那时候我弟弟的白细胞是正常人的100倍,属于高危,需要做移植手术。”考虑到手术花销再一次加大,2017年11月13日,周平再次向刘建申请了8配6的“配捐”款。

  在第一次申请“配捐”款40天后,周平联系刘建询问返还治疗费用,“那时候他一直推迟,说让我等一个星期,财务会给我转账的”,等了数个星期后也没收到治疗费用,但由于此前有患者参与“配捐”都能拿到费用,周平就没有过多怀疑。

  “说实话,其实不做手术其实就是等死,但是做了手术很大概率是出不了手术室”,为了让弟弟多活些日子,周家人决定让弟弟出院,回到老家吃吃喝喝、多出去玩,过些“潇洒”日子。  11月下旬,弟弟周亮的病情再一次恶化。“最后的选择就是做移植手术,但是即便做移植手术,我弟弟的情况也很难说,很有可能进了手术室就出不来了”,在和医生的交流中,周平和家人商量,为了避免风险,放弃治疗成了最好的选择。

  弟弟出院了,但是治疗费用还没回来。两次参与“配捐”,家里共投入22万元钱本金,当时参与“配捐”之前,周平向医生和刘建反复确认过,参加“配捐”的本金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退还给患者,包括不参加“配捐”了、转院治疗、或者出院,但是现在刘建已经消失了。

  医院目前只负责住院患者的那部分,周平家放弃了对弟弟的治疗,意味着周亮只能等死,这条命算是难以救回,而他们当初东拼西凑借来的救命钱也不见了踪影。

关键字: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 图片新闻